議題

一隻見人不躲的母山羌:野生動物的套索陷阱悲歌

臺灣山羌為臺灣特有亞種野生動物。圖 / 陳柏宏攝影

因工作緣故,我們時常會在山林中穿梭做生態調查,調查動植物的分布及環境狀況。有次夜間調查時,我們在農園邊發現動物的聲音,探頭一看,原來是一隻母山羌。但奇怪的是,一般山羌非常膽小害羞,看見人會馬上落荒而逃,牠卻在原地待住不動,靠近後才發現原來牠中了套索陷阱,即使掙扎也無法掙脫。

│套索陷阱對動物的傷害

套索陷阱,也就是俗稱的山豬吊,是利用金屬材質的繩索,並以彈簧續壓式裝置去束綁動物肢體的捕捉工具。當動物中了套索陷阱後,常因掙扎而扯斷被陷阱套住的肢體,甚至因此死亡,而失去肢體的野生動物,亦可能於野外失去謀生能力而逐漸餓死。

基於人道,2020年2月11日時,農委會公告了動物保護法(以下簡稱動保法)第十四之一條第一項第七款所定捕捉動物禁止使用之方法,並於3月1日起生效,明確禁止使用「含金屬材質之套索陷阱」捕捉動物。

中了套索陷阱的臺灣山羌。圖 / 陳柏宏攝影

|法律上的模糊地帶

但是山羌是否受動保法保護呢?動保法主要掌管「犬、貓及其他人為飼養或管理之脊椎動物」,因此山羌基本上是不受動保法所保護的。主要保護山羌的是野生動物保育法(以下簡稱野保法)。

野保法第十九條規定,在未經許可下,不得以陷阱、獸鋏或特殊獵捕工具,去獵捕或宰殺野生動物。但是野保法第二十一條及第二十之一條又規定,農民可以野生動物危害農林作物、家禽、家畜或水產養殖等理由,或是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和祭儀,而有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必要時,在主管機關核准後,就可以合法使用第十九條中禁止使用的獵捕方式來獵捕動物,包括爆裂物、毒物、電氣、網具、槍械及陷阱等。

但不管是上述第幾條規定,野保法都沒有明確規定是否可以使用套索陷阱,因此就成為了一個法律的糢糊地帶,造成野保法跟動保法不同步的狀況。也就是說,動保法和野保法都有明文規定,在非經特殊許可的狀況下,禁止以條列的方法或陷阱工具捕殺動物;動保法更進一步禁止了金屬的套索工具,但是野生動物就不在其保護的範圍之中。

編按:除了野保法在套索陷阱規範上的模糊不清,動保法本身在相關規定上仍有其待討論之處。公告上,雖然規定了只要一經查獲使用金屬套索工具,就可處新臺幣一萬五千元以上七萬五千元以下的罰鍰。但是山豬吊和其他獸鋏等陷阱一樣,就算被發現也難以舉證找到設置者,在執法上有其實際的困難度。此外,2020年的公告只禁絕了金屬材質、彈簧續壓式裝置束綁動物肢體的陷阱工具,其他材質且具殺傷力的套索陷阱,仍是規範的灰色地帶。

|看不見不代表不存在

套索陷阱為無差別捕獵的陷阱,凡隨機經過的野生動物皆有被捕獵的風險,包括臺灣黑熊、石虎或食蟹獴等。這次被捕獵的山羌雖在臺灣族群數量穩定,但其為臺灣特有亞種野生動物,仍然相當珍貴,且難保套索陷阱不會捕到其他保育類或野生動物。

目前犬貓已經明確受動保法保護,免於被套索陷阱捕捉,但鄉村地方仍有許多犬貓誤觸陷阱而造成傷害,只是因為犬貓和人的關係與互動較親近,一旦落入陷阱受傷,也容易被看見而獲救。然而,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仍然有許多人使用套索陷阱在獵捕野生動物,讓生性隱密的野生動物受到危害,只是沒有被人們觀察到而已。

國家公園管理處與林務局目前的作法,是於例行森林巡查業務中加強取締,在發現陷阱後會直接拆除,範圍包含國家公園及國有林地轄區。換句話說,在其他私有或不受保護規範的地方,野生動物仍有被套所陷阱捕獵的危機。

人與生物共處在這片土地上,因彼此生存需要時有摩擦,但人類基於較具優勢的一方,希望現行保育規範能以更精準的法規,去規定獵捕野生動物的方式,以避免這類不人道的捕捉方式被持續廣泛使用。如獵槍就是較套索陷阱具選擇性高、誤捕率低,也更為人道的獵捕方式之一。

|讓山羌重返山林

回到與山羌對視的現場,我們還是討論了如何拯救她。想到的方法中包括用木棍將山羌敲暈、或是拿酒精先將牠迷昏等荒誕的想法。最後採用的方式是一人先用塑膠桶將山羌的頭套住阻止牠行動及掙扎,而另一人去解開套索陷阱。

我們也很怕在拯救過程被山羌踢傷或是撞傷,所以用背包保護住胸口避免受傷。我們花了一點時間研究套索陷阱結構才將其解開,還好過程中一切順利,山羌不具利爪,可能因中陷阱後長時間體力消耗,雖有掙扎但也沒想像中反應大。

脫困後的山羌並沒有像電影演的那樣,停下腳步回頭像我們道謝示意。牠一溜煙就鑽進樹叢間不見了,代表陷阱應該沒傷到牠很深。

好在如此。

山羌拯救過程。圖 / 陳柏宏攝影
拆除後的套索陷阱。圖 / 陳柏宏攝影

|參考資料

|作者

喜愛自然生態環境,曾任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助理、生態公司動物調查員,持續在環境管理議題中盡己之力。

喜歡探索內太空,希望能接觸到更多有趣的事

發表日期:2021.07.0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