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Column

近幾十年來,非洲和其他地方的禿鷹數量迅速減少,有些物種甚至瀕臨滅絕,但是目前對於在西非許多國家中的禿鷹,不論是族群數量或是面臨的威脅,都知之甚少。因此,International Bird Conservation Partnerships(IBCP)的研究團隊於2021 年 6 月和 7 月穿越多哥共和國(Togo),尋找禿鷹以及背後的秘密,試圖了解牠們可能會在哪裡出現?從哪裡消失?又是甚麼原因導致牠們數量下降?

更多文章

近幾十年來,非洲和其他地方的禿鷹數量迅速減少,有些物種甚至瀕臨滅絕,但是目前對於在西非許多國家中的禿鷹,不論是族群數量或是面臨的威脅,都知之甚少。因此,International Bird Conservation Partnerships(IBCP)的研究團隊於2021 年 6 月和 7 月穿越多哥共和國(Togo),尋找禿鷹以及背後的秘密,試圖了解牠們可能會在哪裡出現?從哪裡消失?又是甚麼原因導致牠們數量下降?

小巧又羽色亮眼的金鵐,在十多年前還是隨處尋常可見的鳥類,牠們每年會從西伯里亞順著中國沿海一路向東南亞、印度北方飛行來過冬。但是近幾年,因為棲地過度開發和人類進補,族群已被IUCN列為極危物種。甚至在供不應求的狀況下,其他鵐屬鳥類也遭池魚之殃被捕捉到市場上充數。

城市及周圍住宅區的擴張改變了生物的棲地環境,許多種鳥類因此消失了,有些卻適應下來了。白頭翁就是其中一種已經適應人造環境、在臺灣都市地區常見的鳥類。然而,人類的活動,不僅間接改變了白頭翁的生存習性,寵物飼養和放生的行為更直接影響了牠們與親緣族群的生存與基因遺傳性,不得不慎。

習慣公園中的人來人往,棲息在裡頭的鳥類較不怕人,甚至,很多時候不需要觀察鳥類的標準配備——望遠鏡,只要張大眼睛,東張西望,打開耳朵,留心四周聲音的變化,就會有意想不到的發現。我在八德埤塘自然生態公園裡工作時,就常得到來自公園中鳥兒帶來的驚喜,那些不經意相遇的時刻,總會令人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說到北臺灣的海山地區,你會想到哪些地方?位於板橋的海山?還是土城、三鶯地區的海山?這些答案都正確,因為海山地區歷經不同時期的整併,因此前後曾納入不同地域。而這個沿著淡水河接續到大漢溪中上游地區的沿岸城鎮,因為產業發展、族群來去,積累了豐富的文化,在過去也深刻地牽動大臺北的發展史。本文由臺北大學海山學研究中心的洪健榮主任分享「大河相連─海山堡」,帶領大家從海山地區的產業、族群發展,觀看其在大臺北歷史上的特殊定位。

被暱稱為「大黑白」的鵲鴝 (ㄑㄩˊ),叫聲悅耳多變,是鳥類鳴唱比賽中流行的鳥種之一,但調查發現,在鳥類貿易中,幾乎所有的鵲鴝都是從野外捕捉,這對野生族群數量造成了很大的威脅。 許多野鳥如鵲鴝,因未被列入相關規範或組織保護,如今正面臨被濫捕、非法貿易的命運。而在交易的過程中,牠們又可能遭受到怎樣不當的待遇,也值得我們關注。

在十八、十九世紀時,泰雅族已經生活在鄰近臺北的烏來山區,到了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這裡因為擁有樟腦、茶葉、木材、水力和礦產等自然資源,於是成為三井物產株式會社重要的開發區域。當集團大舉進入山林開發資源時,生活其中的泰雅族也被迫開始遷徙,分散在山林中。

科學家相信,綠蠵龜的外觀之所以呈現淡綠色,是因為吃了大量綠色植物而使體內脂肪累積了許多綠色色素的緣故。而牠們選擇吃植物而非魚蝦,原因更是讓人出乎意料。本文透過顧臺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秘書長郭兆偉的演講,從海龜一生曲折的返家歸途出發,關注海洋保育的重要性。

1890年,有僅僅十隻東方灰松鼠,被人從美國紐澤西州 (New Jersey) 飄洋過海帶到英國沃本修道院 (Woburn Abbey) ,並陸續被當成禮物送到英國和愛爾蘭的其他地方。在一百多年後的今天,英國原生的紅松鼠,在自然生存範圍內多已被這種外來的灰松鼠取代,影響當地生態。究竟牠們是如何成為遍布英國各地的入侵種呢?

臺灣環境長期缺乏完整生態資料,往往有重大的開發案時,才匆匆進行科學調查與分析,演變成了有開發才有資料的困境。如果可以透過訓練讓公民參與科學化的監測,除了能增加有調查能力的公民數量、提升調查品質,更可以讓公民理解科學調查的極限性,使公共議題的討論可以更加聚焦。

外來種 (alien species) 是指由於人類活動而被移出其自然分佈範圍的物種,而當外來種成為入侵種 (invasive species) 時,將為當地生物多樣性、人類健康和經濟帶來負面影響。事實上,並非所有的外來種都會變成入侵物種。由Blackburn等人在2011年提出的生物入侵模型中,入侵過程可以分為輸入 (transport)、釋放或逃逸 (introduction)、繁殖建立族群 (establishment) 以及族群擴張 (spread) 等四個主要階段。只有完全通過每個階段的外來種,才可以歸類為入侵物種。

餵食野生動物是全球性現象,對於試圖減少人類與野生動物衝突的野生動物管理者和政府來說,餵養野生動物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餵食野生動物並不等同於生態保育,事實上,餵食的行為對保育、動物福利和公共安全都會有多方面的影響。不論是刻意還是無意的餵養,都可能對野生動物的個體或是族群造成傷害,例如疾病藉鳥類餵食傳播、改變野生動物行為、增加人類與野生動物衝突、促使野生動物對人類過度依賴,或引來不受歡迎的外來種或害蟲。

日本的少子化、人口老化問題越發嚴重,部分鄉村面臨廢村的困境,以舟屋建築聞名的漁村「伊根町」也不例外。根據2019年7月統計,65歲以上人口更佔町內近半數,是京都府內高齡化最為嚴重的地區,推廣觀光、吸引年輕人移居成為地方活化的策略。

遠離京都市區的壅塞人潮,一路驅車到鄰接日本海、有「海之京都」美名的丹後半島,能看見寬闊靜謐的景色,其中位在丹後半島東北方的「伊根町」,因獨特的舟屋景象受到國內外矚目。但這座純樸美麗的漁村曾面臨財政危機,最後是如何拒絕與其他市町合併,走出地方自立之路呢?

據統計,臺灣光是2019年就回收了19萬公噸的塑膠包裝廢棄品,而部分沒有被回收的塑膠包裝則可能流入垃圾處理系統或是流入大自然系之中。然而即便進入了焚化爐,也仍然會有飛灰、底渣和空氣汙染,都是難解的環境問題。所以,唯有源頭減量,才有可能有機會減緩環境的塑膠壓力。

如果你看過2012年在亞洲熱播的宮廷劇「后宮甄嬛傳」,那一定會記得在劇中被提到十多次的阿膠。阿膠主產於中國山東東阿縣,是一種由驢皮為主熬製的中藥材。長期以來,阿膠的價格本就不低,在市場炒作與熱播效應後,更是成為炙手可熱的奢侈品,知名品牌售價甚至可達到一公斤2萬5千元台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