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吳思儒專欄】減量無悔:從洗沐用品看臺灣裸裝商店與現行法規的衝突與機會

據統計,臺灣光是2019年就回收了19萬公噸的塑膠包裝廢棄品,而部分沒有被回收的塑膠包裝則可能流入垃圾處理系統或是流入大自然系之中。然而即便進入了焚化爐,也仍然會有飛灰、底渣和空氣汙染,都是難解的環境問題。所以,唯有源頭減量,才有可能有機會減緩環境的塑膠壓力。

焚化爐的儲坑堆滿等待焚燒的垃圾。圖/吳思儒攝。

|減塑的社會反動

在塑膠包裝不普及之時,臺灣的零售商店例如雜貨店、農糧行,有許多商品都還是採用無包裝販售,甚至在七零年代,外帶買湯、買豆漿都需要自備承裝工具。但隨著生活水準的提高,基於衛生與便利的總總考量,生活中的塑膠包裝逐步上升,迄今隨便走入一個商店,都是滿滿的塑膠包裝。除了環境保護團體的大聲疾呼,以及政府久久一次的減塑政策外,公民也逐漸發起相關行動,而部分政府與店家也從善如流地配合推動。例如雙北市政府早於2018年就已經針對市府內部進行減塑行動,許多標榜「無塑」、「裸裝」的商店也於近年興起。

|無包裝的商業行動

臺北市2015年的「裸市集」(目前已歇業),及之後加入的「三時生活實驗室」,都是典型推動無包裝的店舖,同時新北、臺中、臺南也有各種不同類型店家逐步開展,其中主要的販售物品,大致可分為食品、洗沐、清潔和可重複性使用的器具用品,以及各自店家關注的理念性商品。雖然目前店家數與規模都不大,但已逐漸展開臺灣新的裸裝零售生態。

「三時生活實驗室」以消費選擇的概念提倡無包裝生活
「三時生活實驗室」以消費選擇的概念提倡無包裝生活。圖片來源:三時生活實驗室臉書

|違法的環境友善行為

在這樣裸裝販售的商業模式中,卻發生了與法規牴觸的窘境。洗沐用品受限於「化妝品衛生安全管理法」,必須在合乎特定規格的工廠分裝。因此,坊間的裸賣場域若不合規,就不得分裝販售洗沐用品,也讓各裸裝商店,面臨了想推動友善環境的消費模式,卻違反法規的困局。例如位於新北的洗沐補充商店就收到了十萬元的罰單,而設立於臺北的「裸得好」也收到了衛生局的勸導單,間接迫使休業。

洗沐用品裸裝販售的現況。圖/王若彤繪製。

|法律在生活之後

縱觀目前國際上的無包裝商店,目前歐美、日本、香港、東南亞多國地區,洗沐用品都可在零售商店進行販售。雖然疫情爆發後,增加了人們對於無包裝販售方式的憂慮,但依據德國媒體Öko-Test的報導,就算在疫情期間,當地無包裝商店採取的保護措施,提升商品的安全及衛生,雖然部分消費者仍有疑慮,但也反映出面對不同的情境,都可以發展出對應的執行方法。

|洗沐用品裸裝販售的現況

目前標榜無包裝的店家,部分選擇停售,部分則是冒著違法的風險低調販售,但也有許多店家開發出了新的銷售型態,例如「三時生活實驗室」與愛孩子也愛環境的清潔洗沐用品品牌「平方家」合作,用玻璃罐作為補充罐並提供退瓶費用機制,回收滅菌後重複使用。而「Zerro Bottle」則是希望用鋁罐為容器,搭配物流系統,建立一個循環使用的回收機制。

更有趣的是消費者的自發反應,例如有些人會帶更大容量的空瓶,購買後直接現場換瓶,留下原產品容器;「裸得好」的消費者,則透過團購的方式,直接採購大包裝商品,再自行進行分裝。這些行為都反映出,民眾積極實踐無包裝的理念。

民眾於店家將購買的補充液整罐直接倒入自備容器中
民眾於店家將購買的補充液整罐直接倒入自備容器中。圖/吳怡萱攝。

|分層分級的管制做為解決困局的契機

許多消費者對於為何吃進口中的食物可以分裝販售,但只是塗抹在身上的洗沐用品卻不行感到訝異。目前法規的分析顯示,食品分裝已有許多完整的規範,只要依據相關指示進行標示跟保存就可以進行分裝販售,但洗沐仍被限制在符合標準規範的工廠進行分裝。法律是為保障國人的安全,各項規定有其重要的意義與內涵,但在這個塑膠微粒危害的時代,如何在兩個不同目標間取得平衡,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議題。

所以,若仍在確保消費者購買的品質情況下,訂立不同類型洗沐用品的品管制度,同時研擬出對應介於工廠與一般零售商店的分級場域標準,例如建材、濕度與簡易無菌分裝空間,進行合乎消費者安全的實務管理,未來將有機會創造一個新的環境友善消費模式。

對於各類用品的管制,其實是一個友善消費者的進展,但回到環境視角,大量塑膠包裝的處理後果,卻成為了整體人類發展的隱憂,如何在兩者之間取得雙贏,是需要更多的研究與創意,並且在各種實驗行動中落實。期盼在不久的將來,可以找到一個雙贏的計畫!

臺灣現行法律針對食品、清潔和洗沐用品分裝的規範對照表。圖/王若彤繪製。

|作者

臺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碩士,曾任職於生態實驗室、非政府組織。長期關注人文與生態永續相關議題研究,專注於跨專業實驗中找尋解決之道。目前為景澤創意執行長、貳拾號公民會所與三時生活實驗室創辦人、川流之島流域學校執行長。

發表日期:2020.10.30

2 thoughts on “【吳思儒專欄】減量無悔:從洗沐用品看臺灣裸裝商店與現行法規的衝突與機會

  1. 有點難
    因為每年都有新品出現
    蠻大部份的人會想買新品
    光是舊有商品不同功能香味的產品就很多了
    一間店面能放多少種類呢?
    油品與米這類商品倒是很有機會成功推廣成裸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