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

裸桃的堅持:一個兼顧環保與生計的主張

尖石鄉的部落農友,以自然農法栽種水蜜桃。圖 / 林益仁提供

水蜜桃,因為它的氣味芬芳,鮮甜多汁,不僅是水果界中的極品,也是送禮極佳的禮物。筆者從去年開始,就與小米方舟團隊協助尖石鄉的石磊與抬耀部落小農,銷售以自然農法栽種、不噴農藥的水蜜桃,學習到許多關於水蜜桃產銷的知識。其中,善用生態環境的資源與知識,堅持友善土地的耕種作法是很關鍵的學習內容。

│環境意識與產銷現實的衝突

水蜜桃果皮薄,幾乎不能碰撞,極為嬌貴,在保護上需要十足的耐心與功夫。不管是冷鏈運輸,或是包裝的技巧以及採果運送的時程,在在都是學問。但是,讓我感到不可避免,卻又有所不安的,就是包材與紙箱的高度消耗。為了在運送過程中保護水蜜桃,幾乎十粒左右的桃子,就需要一個大紙箱包裝。水蜜桃吃完,這個箱子既佔空間作用又不大,常被當成是回收的廢物丟掉,十分浪費。這件事讓我一直耿耿於懷。

小農告訴我,其實以前是直接用塑膠果盤將水蜜桃載下山,稱斤兩賣給中盤商,但通常價錢不高;後來學習到自創品牌,以網購盒裝直送消費者,才開始有比較好的價格和收益。裝入箱子,採取宅配的方式顯然是避免盤商剝削,試圖提高桃子價格的一種策略。但是,過程中造成的資源浪費,跟自然農法的生態精神實在不合,也是我不安的來源。直到遇見經營裸裝商店的夥伴,才開啟可能解決的途徑。那就是,賣裸桃。

水蜜桃盒裝販售需要的保麗龍、塑膠果盤和紙盒,短暫使用送到消費者手中後,便成了難以再重複利用的回收垃圾。圖 / 林益仁攝影

|裸買裸賣,生產與消費之間的多贏嘗試

裸裝商店其實像是傳統柑仔店或傳統市場店鋪的2.0版本,以論斤計兩的方式零售商品,讓消費者自備容器來購買,盡量不產生多餘的包裝垃圾。這樣新型態的零售店家,通常對於零廢減塑、保護生態環境、農民合理收益等議題都十分關注,因此在買賣的整體流程中,直接向以生產者進貨、減少中間盤商的代賣分潤,簡化運輸間的包材,提供消費者能循環利用的容器等,都是此種商店常見的作法。

我們的裸桃計畫,正是以上述幾種方法,達到生產者、消費者和商家之間的多贏嘗試。桃子採收下來後,以塑膠果盤和保麗龍做適度的保護後,直接放入果籃載運到裸裝商店零售,即可以避免水蜜桃的碰撞,用過的保麗龍與塑膠盤都可以回收做下一批出貨使用。省去裝箱的時間,桃子也可以較快就送到顧客手上。

裸裝商店的夥伴和我提到,透過預購、產地直送、消費者來店自取的方式,原民生產者可以獲得自己認為合理的利潤,消費者也不用支付紙箱包裝的隱藏成本,以更好的價格享受美味的桃子。更重要的是,在運送過程中,從產地到店家都是用果盤來運送,一樣的服務但是大大降低紙箱的消耗,讓地球資源的浪費可以減少一些。

像過去到傳統市場採購一樣,消費者可以自備購物袋,在裸裝商店現場秤斤兩購買到低度包裝、自然農法的水蜜桃。圖 / 簡翊真攝影

|裸桃計畫背後的sbalay

自然農法的精神強調珍惜大地的賜予以及回饋,學習在大自然中物物相依、又互相節制的守則。認知沒有一個物種是單獨存在,也沒有一個物種可以獨霸一方。事實上,相生相剋的道理在自然中隨處可見。所以,人在大自然中所栽種的作物,當然也依賴自然的供給與循環。

以水蜜桃為例,她所需要的營養與水分必須來自土地,自然農法的農人懂得從週遭的微生物培養酵素,並用營養液去提升水蜜桃的免疫力來抵抗病菌。另一方面,透過套袋與生物防治等驅蟲的方式,防止昆蟲叮咬果實。如此,便減免了殺生與對化學肥料和農藥的依賴。

泰雅語有一個詞彙叫做sbalay,原文的意思是「找到真相」,延伸的意涵是「和解」。如何讓原民小農與大地和諧互動的故事可以被更多消費者知道,看見桃子本身和華麗包裝以外的更多價值,就是我們在計畫中想要傳達的真相。

換個角度想,原民小農銷售自然農法栽種、褪去無謂包裝的產品,回歸水蜜桃的原汁原味,回歸對大地賜予的感恩,回歸水蜜桃與顧客的食物供給關係,是否也是一種引領大家與自然和解的sbalay呢?

裸桃的「裸」,就是回歸真相,真實品嘗這一顆顆美味水果背後珍惜大地的滋味與意義。

裸桃計畫的「裸」,就是回歸真相,真實品嘗美味背後珍惜大地的滋味與意義。圖 / 林益仁提供

|作者

現職臺北醫學大學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中心主任,前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所長、前靜宜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與南島民族研究中心主任,英國倫敦大學地理學系哲學博士。

發表日期:2021.06.1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