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蘇珊專欄】英國外來東方灰松鼠成入侵種:人為干擾為主因

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前,如果正計畫著去英國旅行,在搜尋景點時或許會發現旅遊指南上,細數倫敦哪些公園是餵松鼠的勝地,可見圓滾滾的松鼠非常受到觀光客歡迎。

然而,這些在英格蘭公園綠地中常見的東方灰松鼠 (Sciurus carolinensis) ,其實是因為人為因素而出現在其自然分佈範圍之外的外來種 (alien species)。俱增的灰松鼠在英國已成為影響當地生態的入侵種 (invasive species),如何有效控制外來灰松鼠族群是近年來生物防治的難題。而一個外來種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成為入侵種,正是外來種研究的重要課題之一。

延伸閱讀:【蘇珊專欄】台灣外來種鳥類入侵防治:市場外來鳥種為關鍵

紅松鼠在英國的自然生存範圍多已被灰松鼠取代。圖為東方灰松鼠。攝影/Nicola Desfefano於義大利

|沃本的灰松鼠

原生於北美的灰松鼠曾經被當成觀賞動物多次被輸入英國,而被輸入、逃逸或釋放的族群也已建立穩定族群,並向外擴張而成為在英國的入侵種。英國的灰松鼠輸入最早可追朔到1876年,愛爾蘭則是1911年。在Middleton (1931) 的研究調查紀錄中,1930年以前至少有七筆由北美輸入灰松鼠的紀錄,而將已在英國建立族群的外來灰松鼠再移地到英國其他地區的紀錄,則有十筆以上。

在灰松鼠入侵歷史上,最著名的輸入事件,當數1890年從美國紐澤西州 (New Jersey) 飄洋過海,再被釋放到英國沃本修道院 (Woburn Abbey) 的十隻灰松鼠。據推測,在英國的許多灰松鼠繁殖體 (propagules) 都是由沃本開始的。這些先鋒「沃本灰松鼠」以及其後代,有些被當成禮物,送到至少七個英國及愛爾蘭的地方,而牠們的後代又因為各種原因陸續被人們帶到其他地區。

目前灰松鼠在英國的蹤跡,已蔓延至整個英格蘭、蘇格蘭大部分地區以及愛爾蘭香農河 (River Shannon) 以東的地區。英國原生物種紅松鼠 (Sciurus vulgaris) 在其自然生存範圍中,幾乎已完全被灰松鼠取代。如此的強勢佔領,難道灰松鼠真猶如都市傳說中,已成為「超級灰松鼠」,因而能快速建立族群、適應並傳播到英國各地呢?

|人為干預使外來灰松鼠快速擴散

倫敦帝國學院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和倫敦動物學會 (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 在2016年的一項研究中,Dr Lisa Signorile等人分析了收藏在英國自然史博物館 (Natural History Museum) 中的灰松鼠標本,含納1921-1922年間的歷史族群,以及十四個分佈在英國、愛爾蘭和北美的現代族群,共381隻個體的遺傳變異。

研究發現人為干預才是外來種灰松鼠在英國成為強勢入侵種的主因。灰松鼠的快速的散布,是因為人們小規模且頻繁的移動灰松鼠所造成的結果,並不是因為野外的灰松鼠族群因有不同遺傳起源的族群加入,而有了高度遺傳多樣性,進而使其成為具有強大適應性、有大規模向外均勻擴散傾向的「超級灰松鼠」。

Dr Lisa Signorile在野外測量灰松鼠體重。攝影/Lisa Signorile於義大利

|不任意將外來種移到別處

自1930年代以來,英國即對灰松鼠的輸入、持有以及釋放都有相當規範。在英國現行的規範下,任何人都不可以將灰松鼠釋放到野外 (Invasive Alien Species (Enforcement and Permitting) Order 2019)。即使是以研究為目的,把採集過毛髮的灰松鼠重新放回野外也是不允許的,因此,Dr Signorile的研究過程中所需要的在英國的灰松鼠毛髮,都是透過與專業獵人合作,從已經死亡的個體上取得。

在大空間尺度上,即使是很少量的外來種個體,在經過人們頻繁的釋放、移動族群後,也可能造成難以彌補的影響。由於外來種的風險難以評估,因此對於已經存在野外的外來物種,也不應該認為牠既然已經存在於野外,可能已經無關緊要而再任意攜帶到其他地區。

|參考資料

Bryce, J. (1997). Changes in the distributions of Red and Grey Squirrels in Scotland. Mammal Review, 27(4), 171–176. https://doi.org/10.1111/j.1365-2907.1997.tb00446.x

Carey, M. (2007). The irish squirrel survey 2007. COFORD.

Middleton, A. D. (1931). THE GREY SQUIRREL. Empire Forestry Journal, 10(1), 14–19. JSTOR. http://www.jstor.org/stable/42595692

Signorile, A. L., Lurz, P. W. W., Wang, J., Reuman, D. C., & Carbone, C. (2016). Mixture or mosaic? Genetic patterns in UK grey squirrels support a human‐mediated ‘long‐jump’ invasion mechanism. 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s, 22(5), 566–577. https://doi.org/10.1111/ddi.12424

Signorile, A. L., Reuman, D. C., Lurz, P. W. W., Bertolino, S., Carbone, C., & Wang, J. (2016). Using DNA profiling to investigate human-mediated translocations of an invasive species. Biological Conservation, 195, 97–105. https://doi.org/10.1016/j.biocon.2015.12.026

Usher, M. B., Crawford, T. J., & Banwell, J. L. (1992). An American Invasion of Great Britain: The Case of the Native and Alien Squirrel (Sciurus) Species. Conservation Biology, 6(1), 108–115. https://doi.org/10.1046/j.1523-1739.1992.610108.x

|作者

英國牛津大學動物所博士後研究員。研究專長是國際線上野生動植物貿易以及外來種入侵,對於台灣鳥類市場也稍有研究。目前與牛津大學賽德商學院專注於研究驢皮貿易,探索驢皮貿易與非洲、南美洲和亞洲的野生動物貿易之間的連結。 

刊出日期:2021.03.1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